Secaek_小喏

长得俊女孩 自萌偶练cp

EXO深得我心.劳尔永生不变.



BY Secaek_nuo

双生

林彦俊×尤长靖  长得俊

OOC   可能微微实际。只是微微!
——

灵感来自于昨天看制霸和西柚,做可爱的“等不到双子座流星雨,散漫天际”
突然从双子座想到了,双生。
——
没有完结。
这是个自我救赎,双人救赎,互相吞噬,一起成长的故事。
——
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下一章。因为最近没手机,我爆哭!看不了哥哥了!
——
唠嗑结束,下面正文
【没有写改变过程.林彦俊改变因为尤长靖.看起来较为跳跃.实际上这要靠下一章支撑!啥时候有我也不知道】

——

林彦俊第一次进香蕉,对一切都还很陌生,熟悉的人更是没几个。
非要数认识的,可能就只有面试自己的那几位考官,以及每天必见的食堂大妈而已了。
林彦俊生的好看,在哪儿都因人侧目。即使是在充满着各色练习生的公司里,也是数一数二的门面担当。这令不少人羡慕,甚至嫉妒不已。在别人暗地里谈论他的时候,他心里跟明镜似的清楚的很,只是不爱表达出来。何况在他心里,这都是笑一笑就可以解决的事——无所谓。好像对什么都是淡淡的,冷冷的。像冰面发出的阵阵寒雾,渐渐消散化为一片透明的虚幻。加之自己原本就高冷的面孔好像就天生的打上了“生人勿近”的标签,更是鲜有人敢跟他说话。

因此林彦俊每天都在练习室,食堂,宿舍这三点一线的行驶着。
现在的他偶尔还会笑着说起自己的那段时光“像是没有尽头,单向循环的列车。我几乎以为这就是我的全部了,开往哪里,什么时候没油,什么时候报废,大概是我哪时想的最多也因逃避而想的最少的问题吧”林彦俊用手理了理额头前深蓝色的刘海,酒窝在阳光下笑的有些柔软。

独自一人虽然显得孤单落寞,可林彦俊自己并不这么觉得,他认为独来独往何尝不是一件好事。不用去应和什么,倒也自在。
而身为文艺青年的他更是知道,不能随随便便的与他人产生感情。这件事总让人头疼和难办。因为感情导致了人产生不必要的复杂情绪,反而会影响到自己和旁人。
如果会产生误会,伤痕,以及美好的幻觉,那不如一开始就自行了断。林彦俊一直维持着这条极其残酷生命准则,自缚其中。他不知道,这相当于断送了作为一个人几乎一半的生命意义。不是所谓脱离世俗,而是逃避自己,逃避现实和生活。他悄然避开那片情绪大海的涌动,然后爬上岸边,在离得很远的地方,仔细的看。他很聪明,他想不受任何伤害的看明白旁人,看明白自己。他很愚蠢,因为脱离实践,那么你我不再是彼此,只是虚拟世界的飘渺之物,错乱的时空碎片。——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以至于现在的他像包裹了一个厚重的壳,而没有人愿意耗费那么大的时间和精力去解开他。导致他看上去既高傲,又自负。他表面冷淡,内心却既渴望有人将他带出这个魔咒。

当林彦俊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笑过了。他忽然就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边。
“还好,酒窝还在”他不知怎么竟舒了一口气,心竟然变得踏实。然后因为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做法愣半响,不知道怎么就红了一度眼眶。
干涩的眼窝被燥热的空气夺取着最后一点的水分。他突然觉得自己前二十几岁的人生活的异常的窝囊。
他没有遇到自己的露水。
哪怕是掺杂了无数尘灰泥泞的水滴。他都不曾遇到。他浪费了一副完美的皮囊,以及心灵深处无法安置的有趣灵魂。
他从不跑。他在等。
他在等命运狠狠的砸在他的头上,直到在头破血流的时候才悄悄的接起过于沉重而禁锢的人生,然后静静的扛着。甚至不忘道谢。
可他需要明白,他也要跑。等待成功只是守株待兔万分之一的几率,不会轻易降临在他头上。
他需要明白,时间和等待与未来不成正比。他该主动,他该选择。这才是他华丽的人生。

直到尤长靖的到来。
那个来自遥远的马来西亚的男孩像光一样打向林彦俊锋利的脸颊。——竟是熟悉的温暖感。他有点招架不住,心连同感觉一起变得自由而陌生。
他感受到内心深处的河流涌动,说不出的畅快。他想用自己凉薄的双唇去吻他的眉眼,想酣畅的大叫出声。
熟悉的理智被陌生的情愫快速席卷着。他好像在跑。好像在不顾一切的跑。速度远比他想象的要快得太多。
他在试着改变自己,不是被迫等待。他头一次想改变自己,改变那个逃避现状的自己,改变最熟悉的自己。他双脚踏进水岸中央,视线越发清晰,他看到了自己,是未来的自己。在岸上远远遥望的时候,他没有发现,自己从未参与其中。他竟然是自己世界的旁观者。他知道自己不在乎,可没想到,最不屑的竟是自己的人生。极尽可笑的用着上帝视角看着空白而模糊的属于自己的人生。
今后的他不再只有空壳。
他在跑。他在逃离。

这次酒窝依旧还在,却不在盛满冷静而孤独。取而代之的是溢出温暖柔和,只是觉得眼熟。——倒有几分像是尤长靖。

————

尤长靖生得可爱,皮肤白白的吹弹可破。一头深棕色的卷发像一只乖巧的小动物。眼睛大大的,有着十足的生命力。闪着透亮的光,竟比画报前的闪光灯更亮眼许多。
他爱说话,喜欢和别人相处,性格开朗又温和。这都不像林彦俊,都与之相反。却反而促成了两人的完美爱情,令人吹嘘不已,无不羡慕。倒像是两块磁极相反,紧密相连的磁铁了。

*双生,性格互补。

两人的相遇是在练习室。那时候的林彦俊依旧与大家不熟,只沉溺于自我的迷茫中。一天的二十四小时,除了必要的休息,将近十六个小时,都练习生里练习。其实有时候都是毫无目的。只为出一身热汗,以这种方式宣泄自己无处诉说的荆棘的内心,或者说是疲惫到无法思考自己的未来,换取一刻的平静。

林彦俊看着暖黄色的小灯,数着身上多出的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淤青,流出的汗水润湿一件件衬衫。他就凭这个判断着练习室的日夜。

感觉中二的很,却异常满足。

尤长靖就这么来了。
是一个男教练带来的。教练带着他走进了教室时,林彦俊正好在一旁休息,皱着眉眼稍稍抬头看了看。——那时的他不知道,这一眼打开了心中埋藏已久的结。他也不知道,这是未来与他一同携手的人。

只见那人也不反抗,任由的被拉着走,倒是有点像遛小鸡或是牵着乖巧的小动物。莫名的有些可爱,林彦俊自己都没注意到嘴边那抹浅浅的微笑。——是危险却又蛊惑人心的心动。万分致命。可那是都是林彦俊需要的东西。——他需要一种刺激去换取本能的冲动
,当他迫切的渴望之时,尤长靖便来了。

*双生,彼此互相依靠。

教练大声的说了句“安静安静!今天又来了一位练习生,以后就和你们一起训练了!大家欢迎一下!”
为了引起重视,教练的音量大的几乎压过了音响的音乐。可显然教练震天响的声音并没有启到多大作用。练习生们多半只是眯着被汗水覆盖的眼睛稍稍打量了一下,便又低下头去做自己的事。
这本不是什么常事。——这里近乎一半的练习生都是这么来的,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只是象征性的拍了拍手。
倒是尤长靖乖巧的冲大家鞠了一躬,露出无害的纯良微笑,甜甜的声音好像包裹了一层奶油“大家好,我叫尤长靖,以后请多多关照”

林彦俊那时候就在想,大家没注意到他,真可惜。随即微微庆幸,还好我看到了。还好只有我看到了。

然后唯独林彦俊一人,露出了久违的暖暖微笑。声音低沉而性感
“你好啊”
你的酒窝没有酒,却惹人万般沉醉。
“我叫林彦俊”

——

两人很快成为了朋友。几乎形影不离。

林彦俊的舞台表现力很好,RAP也富有强烈的节奏感。尤长靖长的可爱,声音甜美,像是被天使亲吻过,唱的高音稳健而充满感情。

*双生彼此相依共存,惺惺相惜。

尤长靖长的白白嫩嫩的,外表既甜美又可爱,像小婴儿一样。以至于刚开始林彦俊一直以为尤长靖比他小,甚至认为他是零零后的弟弟。

于是在某天练习后回宿舍时,便以大哥的力度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口道“长靖,你是不是该叫我一声哥哥?嗯?”
尤长靖自然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反应过来之后突然开始哈哈大笑,眼角弯弯的问“林彦俊,你是几几年的?”
这会轮到林彦俊摸不着头脑了“我吗?”他指了指自己“九五年的”。他悄悄叹了口气,挺着俊朗清秀的脸故作老成的摇摇头
“和你们这些零零后的年轻人是比不了了”

尤长靖却乐的更开心了“你说我是零零后?谢谢你哦,不过好多人都对我这么说过呢!听着还是很开心就是啦”他堵起粉红色的小嘴,双手高高的插着腰际,显得很自豪的样子。
林彦俊这会儿可听出不对劲了“等等等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喂!尤长靖!”他的手不自觉的将尤长靖的肩捏的紧了紧。
尤长靖吃痛的拍下林彦俊的手,可劲地跳起来摸了摸林彦俊一头柔顺的毛栗子,然后在林彦俊一副惊讶中,转身就跑。

“略略略!我才不告诉你呢”

林彦俊摸着自己的头,眼角含笑。

“喂喂喂!尤长靖你不能这样啊”他赶紧向前追去“跑那么快干嘛啊,真是!”
“还有,你到底几几年的!你可还没叫我哥呢!啊!尤长靖!!”
后来,林彦俊还是从陆定昊口中知道尤长靖的年纪。
“我去…尤长靖九四年的?”林彦俊被惊的说不出话来,“比我还大的吗?”在他感叹后0.01秒内,他的脑袋就遭到了尤长靖的一个爆击。
“你才年纪大呢!我可是零零后!”尤长靖露出自己“凶狠”的目光看着林彦俊
“哦?”林彦俊却笑的更厉害了,尤长靖不知道怎么背后竟有几分发凉“那这位零零后的小朋友,你该叫我哥哥吧?”尤长靖自知预感不好,本想拔腿就跑,哪知那人早就拉住他白色的衬衫,竟被林彦俊带入了怀。
磁性的声音从尤长靖粉粉的耳尖传来,水汽打在耳朵上,迷上了一层色情的味道。
“这次哥哥可别想跑了呢”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