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aek_小喏

长得俊女孩 自萌偶练cp

EXO深得我心.劳尔永生不变.



BY Secaek_nuo

爱的人,是你

2【农坤】

陈立农×蔡徐坤 微异坤
——
OOC,不要当真。
瞎写的,真的。

不甜不甜

农坤写给有缘人。

——

2018.0406

九人男团Ninepercent正式出道。

当大片大片的金粉撒下来,我心中已经了然。

从今往后我们分不开了。

想想是多么浪漫的事。不管是梦想,还是一纸合约,都注定了我们彼此拉扯的捆绑命运。

可也就注定了,之后在偶像的漫漫长路上,

我喜欢你,但不可以。

——

*为你到来,也为你努力。

最后也为你成长,为你毁灭我创造虚幻爱情。

【陈立农视角】

至于为什么回来到这个节目,直到出道这一刻我也不是很明白。

我恍然侧过头,望向我身边这个正低着头默默浅笑的男人

“他可真好看”我心猿意马的想着。

我是第二,我知道。甚至用不着公布,我就知道。如同我知道我的内心一般。

心正强烈的跳着,坚定而有力,震的我的鼓膜都有些刺痛。

我身边的这个男人,在公布最后排名的时候默默的握起了我的手。他的手冰凉,像一块温润而清冷玉石。

他明知自己会是第一的。能做到这般样子,不论是谦虚或是假意,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逃不掉了。

蔡徐坤给我下的毒,有点致命。名叫爱情。——它经典而高贵,廉价而虚幻,一文不值而蛊惑人心。可我知道,他给不了的,都是给不了的。

我冷笑了一下。其实更多的,是在笑自欺欺人的自己。我怎么那么自信呢?就相信你是爱我的,然后对此竟然深信不疑。

我看着他握着我的那只洁白无瑕的手,愣住了半响。我不知道我到底在想着什么。或许关于过去,或许关于未来。

过去我来到这里,因为我是练习生。更因为节目组无意间透露了一个人的名字——叫蔡徐坤。那个公司上下都议论纷纷,并成为焦点名字深深地吸引了我。

好奇心害死猫。这一点都不假。

我创造了一段过去就早已开始的仰慕和思念,然后时间静静的流淌又被你消磨成无疾而终。那个人竟一点都不知晓,一点都不。

“我喜欢第二的原因吗……”我想着“可能是因为可以一同与你站上台,与你一个人毫无顾忌的拥抱,互相加油吧”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我的眼睛里掉落,狠狠的砸到地面上。我看着周围的一切被水光染的一片模糊,就连蔡徐坤也是一样。

“陈立农,你好像在做梦”我喃喃自语,唯独那人的手与我紧紧相握。

排名还是公布了。

果然不出所料。

我第二。

他第一。

“我喜欢的人是那么优秀”我嘴角含着祝福的微笑,却稍显苦涩“可惜从来不是我的”

我看向他,他也看向我。彼此互望间,他温和而坚定的目光告诉了我,我们成功了。

是啊,我们成功了。

现场充斥着震天的尖叫声,掺杂着震耳欲聋的鼓掌,和止不住的哭泣。这场残忍的淘汰赛,才是我们是胜者啊。

我默默抬起了头,他还是与我松开了手。

说着感言的时候,我好像回到了很久以前的青涩时光。是那样的激动和紧张,还有内心深处涌动着的层层甜蜜。

我是个勇敢的人。这源于我引以为傲的观察力和推理能力。可这些我视为珍宝的东西了,在蔡徐坤面前,显得毫无用处。

你是不是喜欢我?我永远猜不到。

心是被水浸湿的纸片,揉作一团,褶皱不堪。

以我和他的粉红,绝不可能成为官配CP。这是我早就知道的事情。

我单恋的默默无闻,不声不响,激不起波澜。我看着每次都与坤坤一同采访的王子异,也不是不嫉妒。我不甘心。明明我总是那个离他最近的人,心却越距越远。

他与我深深地相拥,虽然仅有几秒,但对于我来说,足够了。我想面对蔡徐坤,我总是失去了以往的勇敢和自信,我早想跟他表白的。

“在不说,就没机会了”我跟自己说。还有什么比出道时更好的表白日子吗?我想是没有。

就在我下定了决心刚要开口时,我看见王子异看着蔡徐坤温柔的笑,而我爱的人,也是那么温柔的笑着,带着点撒娇的模样。我莫名的怒火中烧,若不是理智控制着我,我想掰过他的脸质问他为什么总是玩弄我的感情,三番五次了。

可理智告诉我。蔡徐坤根本不知道啊。因为你自己藏的太好了。

三番五次了。

我已经快受不了了。

我想我的未来与你的每一天,都是合约关系吧。爱情吗,我这可是单恋啊。

我看到蔡徐坤的脸,他哭了,像一只温软的猫咪。

“明明是一个完全没有攻击力的人啊”我抬头望着黑色的天花板,像是充斥我全世界的悲伤。

我是你们爱情故事上的鹅卵石,微不足道。

最后我也哭了。我听不见场外的大雨,又好像全然

能够听见。

“坤坤!恭喜你!”我强打着全部的快乐,露出一个最灿烂的微笑。他抬头,眼角的晶莹还没完全擦拭干,眸子亮亮的,是有星星的。

他看着我也笑了,伸出手握成拳,轻轻的打在我的肩膀上。“农农,也恭喜你!”他边说,边用手围住了我。

那个拥抱好像过了一辈子。漫长的一生。

我想我这辈子都逃不开,戒不了了。

尽管你最后奔向的人不会是我。

突然耳边有些温热。

我惊讶的抬起了头,“……你在干什么”我语气不坚定的要命,几乎颤抖起来。“不要这样,求你了坤坤”

他却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干嘛了我?…喂!农农你说清楚!”那个荒谬的表情,最后我也没有看的很真实。

我跑掉了。几乎立刻。

我冲上前去与前方的任何人去拥抱,不管是谁都好,脑中无念无想。

我摸了摸我的右耳垂处。那里泛着湿润的痕迹。

我想我爱的人是你。

我拼命逃开的人也是你。

我最后也没有抱王子异。只是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以后拜托你了”。

我想他至今为止都没有明白我究竟在说什么。他愣了几秒,可能以为我在说出道以后要相互扶持吧,才反应过来说“会的bro”

第一次会上。

果然啊,异坤是官配CP。我甚至没有插手的余地就成了待定。

蔡徐坤在那一秒望向我,眼神热烈的有些可怕。

我转过头去,却没有看他。

“不可以”我对自己说“你不可以,陈立农”

从这一秒开始,我断了所有念想。农坤吗,公司迟早会警告的。这段不受祝福的爱情。

我想从今以后,你也不会再爱我了吧。

三番五次了。

连我也认为,自己是爱情剧里下场惨淡的配角了。

我想我爱你人还是你。

那么祝你幸福吧。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