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aek_小喏

长得俊女孩 自萌偶练cp

EXO深得我心.劳尔永生不变.



BY Secaek_nuo

无疾而终——失恋回忆录

林彦俊×尤长靖 长得俊

——
看完村上春树的且听风吟,觉得那种淡然而深沉的文风很有意思。试着写了写(当然我个人觉得非常不像)

还是当一篇普通的OOC看吧。

很短很短。应该是个BE?看心情吧

我觉得有后续
——

*我们的故事,无疾而终。
——

失恋第一天  星期六

当林彦俊把几十平米的小屋关于尤长靖痕迹全部清除,已经到了下午。
落日的余晖显得有点惨淡。像是不小心打碎的鸡蛋,散落天上。

灰白色的简单小屋,俨然没剩下些什么。
最后,林彦俊拿起床头边和尤长靖亲密无间的合照,仔细的看了一会。
修长而湛白的的手尖摸拭着那人的脸颊,好看的眼睛被夕阳浸成了暖棕色,有不暗的光。他笑了笑,醉人的酒窝就那么露了出来,温柔而不舍。
时间在这间不大的小屋缓缓流逝着,格外漫长。虚幻的影子在暖意的阳光下,变得模糊不清。

什么都看不见了。林彦俊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角,然后毫不留恋的把合照扔进了已经装的满鼓鼓的牛皮纸箱。
回忆随着不舍被残忍扼杀。

——这一切都在反反复复的告诫他,和尤长靖的故事,结束了。

像是碎成一团的落日

——

失恋第二天  星期天

林彦俊什么都没做。他养成多年,已然成了习惯的生物钟使他准时起了床。六点三十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林彦俊就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躺了很久。
雪白的床单早已失去了那人的余热。他习惯性的触碰右边的床铺,心下一愣,只得自嘲的笑笑。

“是坏习惯”林彦俊想“要戒掉”

天空像是被洗的花白而褪色的旧衬衣,天光大亮,却是一片惨白。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
林彦俊没有吃任何东西,换上一套没熨好蓝色的衬衫,一条几个月前和尤长靖一起买的黑色衬裤下了楼。他还记得尤长靖拉着他往试衣间走时,忍不住上扬的嘴角。——总有一些东西是丢不掉的。

他去了楼下的酒吧。酒吧生意并不好——多半因为还是白天。
林彦俊照例坐在靠窗的位子上,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柏油路。以前身边是还有一个人的。

今天阴天。大片大片的云朵掩盖了小城本就不多的阳光,铅灰色的流云不间断的悠然拂过天际。

手随意的搭在坑坑洼洼的木制桌子上。另一只手则随大脑控制,机械似的喝着刚点的波本威士忌。脑袋放空。——其实还是想着点什么,可要细问,他自己也不清楚。

一旁的酒保问他要不要再来一杯,他摇了摇头。那刚出的油炸薯片呢?或许是店里人太少,酒保不依不饶的问着。
这会林彦俊思考了一下,“那就来一份吧”他如是说。

刚炸好的薯片泛着一层金色的油腻的光。林彦俊突然有些反胃,起身叫了那个酒保,掏出那个脱了一点皮的钱包结了帐。

——他从不爱吃油腻的东西。

——

失恋第三天 星期一

按以往来说,早上六点半林彦俊就该准时起床,稍稍的洗漱一番,换上正式的办公室西装,打好灰色的针织领带,糊弄一个早餐,就该踏上他那个平淡无奇的人生轨迹。
这本该是属于他一生的命运。

今天的他格外反常。从来不请假的他一股脑请了五天的长假——连上周末,共是七天。在这个小城市里,五天的年假,意味着今年的假期已经全部休完。

接下来的半年多,将格外漫长。

可林彦俊毫不介意,或者说他甚至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早晨。他买了一张旧剧院的票,看一场由一众不知名的小演员出演的歌剧。
他一反常态。以往的他从不看什么歌剧。不管高雅的或是低俗的,他连碰都不碰。

剧院古老,年久失修。只是为了好看些,简单刷了些灰漆。可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脱皮脱的厉害,还生着深棕色的铁锈。
至少活了几百年(我猜的,或许吧)的碧绿藤蔓覆盖了尽一半的纯白色建筑。一种被牢笼禁锢的生机勃勃,像是铁笼中挣扎的鸟。

剧院里的人不多。穿着上世纪花衬衫的一位老妇人坐着他的斜前方,目不转睛的盯着舞台看。可再仔细观察一下,也许也并没有多么认真。她的目光呆滞,早已失去了焦点。

林彦俊怀疑她是否有可能是个瞎子,或者是丈夫因琐事吵架而散心的一位再普通不过的妇人。一生平平淡淡,永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后方的一对情侣在小声交谈,不时发出暧昧的声音。还有一位衣衫不整的男士坐在离他较远的左侧。隔着四五个椅子,打着顽劣的笑“哥们,有火吗?借个火”他打着响指问着。林彦俊微微皱了皱眉,然后自知有些失礼的抱歉笑笑“我没有,或许台上那些人有吧”说完,他转过头去,没再理他。

演员正跳的热火朝天,像热锅上的蚂蚁。

歌剧是什么内容,林彦俊已经记不起来了。只是花花绿绿的人影在眼前晃动,给他增加了些生气,不再显得那么孤单。

歌剧的快结束的时候,林彦俊清醒了一下头绪。只剩下五分钟了,他打算好好听听。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歌剧正走向落幕,开始繁琐而无趣的不停的煽着情,好像能升华一下什么似的。

最后那句话很有意思,林彦俊记住了。台上的演员高声的唱着,深情的像是最后一次舞台,声音热情高昂,显得有点尖锐刺耳。
老式的剧院回音效果格外的好,声波被暗黄的白色墙壁,打来打去。像消失不了的幽灵,跌跌撞撞却毫不犹豫的游荡在空中。
“为你存在,被你毁灭”林彦俊喃喃自语。

其实最后,歌剧只剩下了一分半。

——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