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aek_小喏

长得俊女孩 自萌偶练cp

EXO深得我心.劳尔永生不变.



BY Secaek_nuo

致幻2

林彦俊×尤长靖

——

可他并没有记错

他花高价买来了尤长靖的身份证号以及各种私密的信息帐号

按理说 航班应该没错

甚至连那个最近新冒出的尤长靖新站子都已经确认过的航班 怎么可能错呢

就算尤长靖改了签或者走了VIP通道,但怎么会没有人接机呢?

怎么会呢…

他没有再细想下去

阴暗角落里也会冒出繁盛的花

任何时候都会

他勾起一抹笑

是奇怪 诡异的笑

林彦俊开始和自己玩起了游戏

他成了控制“尤长靖”这个提线木偶的唯一主人

眼睛里是看着艺术品的欣赏

是欲望 是爱

是致幻产生的无尽想象

[是我喜欢的 ,有意思]

你会记得冰凉的雨

也会想念温暖的光

你会打起伞 会祈求天明

可你忘记了雨雾中的我

永远是虚幻的不属于任何的存在

——

他还记得很久之前看见过尤长靖

那时候尤长靖还是一副小小的样子

有着一张更年轻的笑脸 那时候的他不过十五岁出头 虽比现在要胖一些 却显得更为可爱

是招人喜爱的模样

那时候的他还不太会打扮 穿的土土的 称不出他好看的身形

可偏偏林彦俊却记住了他

在初中的那三年岁月中 他看了尤长靖上万遍

是近乎痴迷的爱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被罚站

是因为自己逃课去看尤长靖的艺术节表演彩排

明明是艺术节那天可以好好看到的完美演出

他却控制不住自己心底那只发痒的手

快要挠破了 快要掐红了

—— 想见到他 想快点见到他

就快要疯掉了

他从来不后悔

于是以后每一次的批评惩罚 都与尤长靖息息相关

像一张编织构成的密密麻麻的网

黑色的藤蔓相互交织重叠 勾勒出两个人的联系

又好像注定了两个人命运的结局

以至于后来青春期的第一次遗精

第一次春梦 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狠狠摧毁征服一个人的欲望

都是尤长靖 全部都是尤长靖

像粘腻的蠕虫 一个接着一个的爬行着

渐渐填满了他的脑海

充斥着他的世界

尤长靖是他不可多得的光

尽管他也是林彦俊世界里欲望的源泉

我对你的爱就是摧毁你

请你接受我我的爱吧

——

后来的艺术节 并没有让林彦俊失望

他果然成为了焦点

服装好看得要了命

白色的蕾丝边衬衣 镶这一层金色的烫金 灰黑色的领结衬着滚动的喉结

欧式的古典设计 如同画里走出的不识人世的王子 眸子里有晶莹透亮的光

是让人向往的光明

皮质的扣子微微解开了两颗 露出小小的性感锁骨 和如同牛奶般洁白的肌肤

以及那胸前若隐若现的那两颗红樱

尤长靖最近微微过了敏 脖颈上还带着令人遐想的红色痕迹

林彦俊狠狠的掐了自己的身体 直到皮肤变得猩红

他才勉强的控制住自己身下挺立的欲望

脸上带着玩味和宠溺

“尤长靖不可以哦”

“不可以 这么他妈的诱人”

柔软的声带好像被天使亲吻过 有着拨人心弦的魅力

高音干脆利落 感情恰到好处

“眷恋”林彦俊说

“是眷恋”

同时也一下下的撞击着林彦俊的心

他听到这个演播厅轰动的掌声

甚至看见旁边的女生悄悄红了脸颊

头忽然就莫名的疼痛起来

是猎物被人窥视的感觉

很不好

林彦俊突然转过头去

“好听吗”林彦俊问那个女生

“啊”那个女生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林彦俊会和她说话“当然好听啊”

“那好看吗”

那个女生微微低下头

小声地说句“好看”

“那你喜欢吗”林彦俊声音突然就冷了一度

是从地下室里渗出来 是从心底溢出

“我…当然……”

林彦俊没有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

“不可以哦”

“他只能喜欢我一个人的”

是小孩霸占着玩具的沾沾自喜

是占有欲

连眉头里都是自信

像是给窥视者的警告 或是爆头一击溢出的血腥味

空气中是协奏曲

林彦俊在谱写所有的章节

他好看的像是世界的统治者

人人信奉 人人膜拜

人人都不可超越 因而皆露着嫉妒的丑陋面目

只有尤长靖

享受着一切宠爱

人人信奉 人人膜拜

人人都不可超越 却又没有人嫉妒 皆露着向往的模样

包括林彦俊

是受一切宠爱的模样

评论(9)

热度(51)